• <rt id="m77em"></rt><strong id="m77em"></strong>
    <rp id="m77em"></rp>
  • <tt id="m77em"></tt>
  • 十品:當代風俗畫 鄉鎮寫真集——評陳進長篇小說《大湖長歌》

    (2021-04-09 09:02) 5952276

      

      當我手不釋卷地讀完《大湖長歌》(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202012月版)后第一想到的是左拉,因為他說過一句話: “長篇小說靈活的框子可以把全部知識的總和都包容進來。”《大湖長歌》就是這樣的一個文本,它近距離地將當代中國的鄉鎮現狀和演變過程,全面而立體地展現了出來。只不過不是“包容進來”,而是“漸進推出”,猶如一幅徐徐展開的鄉鎮寫真式風俗畫。

      《大湖長歌》的作者陳進,曾在鄉鎮工作多年,也曾實實在在地當過鄉鎮長。鄉鎮這一塊用他自己的話說:“每天接觸最多的是農村干部,打交道最多的是農民。我即使閉上一只眼睛,也能清清楚楚記得那一張張憨厚樸實的面容,記得他們說話的神態和語氣,記得他們每一個習慣性的動作。對他們的熟悉程度,猶如對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般熟悉。”因此,這部長篇小說給人的感覺,仿佛就是寫他自己。他用的也是第一人稱,以主人公肖然的身份,寫自己與鄉鎮的干部之間踏實工作、共謀事業的經歷。寫自己與農民交往中的各種難處。寫自己與家庭、與朋友、與妻女的煩事瑣事。讓這樣一部小說既能全面準確描述了當代鄉鎮的實際狀況,又能品讀在這里發生的不一樣的故事。

      多年前,我讀過柳青的長篇小說《暴風驟雨》,寫中華人民共和國初期的中國農村狀況,步步斗爭,階級矛盾突出。后又讀過浩然的《金光大道》,主題先行,人物平面化,故事痕跡重。再后來改革開放后的農村題材的作品就多了,優秀的不少,但印象很深的就幾部。究其原因,大約是往后看的多,表現當下的少。但是,王兆軍的中篇小說《拂曉前的葬禮》卻是一部透徹解剖農村底層干部成長軌跡中的劍走偏鋒、振聾發聵的作品。而許衛國的長篇小說《小高莊》又讓我看到鄉村悲喜劇式的長卷,是那么的有魅力有魄力。現在,陳進的《大湖長歌》又讓我從鄉鎮這一層級的視角,看到精彩而又生動的農村風俗畫卷。特別是反映當代農村基層生活和在社會變革轉型的階段中,各種矛盾交織,各種困難涌出,卻能平和而又有驚無險地得到化解。這期間鄉鎮是如何面對的,又是如何走過的,這就需要我們對此做一個理論上的剖析和審美判斷方面的解讀。

      二

      我們知道,我們國家是由農耕文明發展起來的,我們對土地有著神一般的崇敬,對與土地有關的耕作稼薔、生產方式、傳統習俗、文化理念等都有著自身獨特而又強大的文化思想體系。千百年來,無論朝代更替、戰爭災禍或民族沖突都不能改變中華民族的根基。說到底,這是一種力量,是思想精神和文化傳承的必然結果。

      《大湖長歌》聚焦的是鄉鎮對農村土地的轉型和變革的“產業調整”,讓過去世世代代種糧食的土地不種糧食,轉而種植經濟作物。鄉鎮建企業,發展工業或是輕工業項目,實現工業經濟的大發展。還有在鄉鎮推行的“一村一品”“草改瓦”“專業大戶”“小城鎮建設”“減輕農民負擔”等,使得農村確實有了根本性的變化,小說中的濱湖鄉是這樣,周邊的七里鎮、新橋鎮等鄉鎮也都是這樣。這里的濱湖鄉就是蘇北農村的一個縮影,其代表意義可以涵蓋全國的農村。以此來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我國農村的經濟發展就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走的艱辛,走的輝煌。同時這種轉型、變革帶來的痛苦也是別人無法體會到的。小說以主人公肖然為視角,他介入到每一項轉型變革中,以親力親為的方式,給讀者帶來了最直接的感受。以此來把這些農村中的問題表現得更真切,更直接,更與命運攸關。與其說它是小說,還不如說它是歷史。

      在小說中有一個我要單獨提出來談的,這就是“農業稅”問題。自古以來,歷朝歷代再怎么遭遇荒年和災害,農業稅的增收從來沒有間斷過。而共產黨領導下的共和國,改革開放以來取得了巨大成就,農村農民也是受益者,國家富強了,反哺農業,首先取消農業稅,這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偉大事件。小說把宣布這一決定的現場情況也如實地寫了出來:

      鄉政府大會議室里,坐滿了鄉村組干部。臺上,鄉長錢永林正在布置取消收取農業稅的工作。錢鄉長正慷慨陳詞:“根據省委的工作安排,從今年起,全省統一取消農業稅。今后,老百姓種田,國家不僅不收農業稅,還要給農民補助。”

      下面響起了一片議論聲:

      “騙人,哪有這種好事?”

      “皇糧國稅,存在了幾千年,哪能說不要就不要了?”

      “就是,農業稅不要了,我們村干部的補貼誰給?”

      “這個不要愁,共產黨不用白人,不愁沒飯吃。根本問題是,農業稅不要了,以后村里的農田水利、橋涵路溝誰出錢?上面給嗎?”

      錢鄉長等下面的議論告一段落后,才大聲地說:“是呀,我也在想,農業稅取消了,以后的公益事業怎么辦?”

      “對呀,怎么辦?”有人小聲附和。

      “怎么辦?”錢鄉長反問,隨即又自問自答,“辦法只有一個:實行‘一事一議’。”

      “什么叫‘一事一議’呀?”有人不解地問。

      “什么叫‘一事一議’呢?”錢鄉長問答說,“簡單地說,就是村里每要做一件公益事業,如需修路、挖河、建橋等事,必須對每一件事都要交給村民代表會議討論,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老百姓同意了,就可以把費用分攤給每一戶農民,大家共同出資,共同分擔。這就叫‘一事一議’。”

      如此重大決定改變了千年的舊規,有各種反應都是自然的,但帶來的新問題依然是鄉鎮這級政府需要面對,并且要妥善解決的。

      《大湖長歌》作為小說這一形式,還是帶有很強的本土意識的。淮安是蘇北的重要中心城市,地處中國地理南北分界線上,又瀕臨全國五大淡水湖之一的洪澤湖。淮安市下轄四個縣三個區,有大量的土地和以農業為主的鄉鎮,氣候四季分明,農業生產發達,是早年的糧倉之一。小說中從農民的習慣打扮到語言方式,以及家前屋后的養豬養鵝等,都反映出本土的地理特征和生活定性。還有遭遇的洪澤湖大水,洪峰從淮河上游下來勢不可擋,湖邊鄉鎮干群堅守崗位,積極組織抗洪搶險,以致最后炸壩泄洪,驚心動魄,感人至深。這些從真實到虛構的小說創作,是作者才華和思想境界的完美統一,是本土意識的集中體現。

      

      小說是寫人的,小說中的人物不僅是作者的道具,也是作者在作品中的另一種存在。因此人物塑造就很關鍵了。從《大湖長歌》通篇讀下來看,有記錄的人名有不少,但真正是作者塑造對象的也就十幾人。在這里我列幾位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物:李妍,高中畢業,水上小學的老師,年輕美麗,熱愛教育事業,放棄一切可以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專心為漁民的孩子奉獻自己的知識、才華和青春。最后,李妍不幸被洪水奪去生命,實在是本長篇中一曲令人傷感的旋律。作為當代年輕的女孩子,李妍是與眾不同的代表,她不貪圖安逸,有理想有追求,并深愛著這群漁民的孩子,愿意為他們付出。而對于自己的愛情也是有思考有選擇,絕不為利益而放棄原則。事業上的堅持與性格上的倔強,讓她成為眾多人物中比較突出的一位,她也是作者刻意著墨,有著理想化傾向的人物。韓玉琴,也是個沒考上大學卻通過自學考試獲得大學文憑的年輕人,她走的又是另一條不平凡的路。原本在縣建設局的圖書館工作,但她不甘心就這樣下去,主動申請到鄉鎮工作。在鄉鎮她擔任環衛所所長職務,并且很快取得了工作上的成績,是個很有前途的年輕人。后來又響應離崗創業的號召,去了南方創業,把生意做得有模有樣,她最后決定辭職,不再回鄉鎮,專心經營自己的公司。從性格和思想來看,韓玉琴還是屬于比較成熟的一類,她對自己的人生設計有思考有規劃,并且在實踐中得到了證明。作者對韓玉琴的描寫,也傾注了許多自己的認識。石平,應該屬于正統、正派的鄉鎮干部,她先是做黨委副書記,后任人大主席。小說中沒有怎么說他來鄉鎮之前的情況,但他開口就石破天驚。一次是在會上當面與張書記提出反對意見;另一次是在“上門執法”中的靈活機智的表現;再一次是群眾沖擊鄉政府大院時的臨危不懼。他雖不是鄉鎮主要領導人,但他的責任心、大局觀、鮮明的個性和處事經驗還是值得稱道的。他是廣大鄉鎮普通干部的代表和縮影,也是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位。肖然,是本長篇小說的主人公,是作者精心塑造的理想化的人物。肖然的本色優點很多,聰明善良、溫暖多情而又才華橫溢,在副鄉長的崗位上拿得起放得下,在與農民打交道中能相互信任,是群眾中口碑很好的年輕鄉鎮干部。其實,從人物塑造的角度來看,我還是看好肖然的兩個方面,即:柔中帶剛的工作作風和韌性低調的目標追求。這可以從小說中的兩件事說明:一是去五柳村征收的“鄉統籌村提留”費用時與一群農村婦女的爭執和處理,最終自己貼了一點錢卻樹立了威信,解決了村里積壓多年的矛盾。另一個是參加公開選拔副科職領導干部的“賽場選馬”活動,不卑不亢,堅韌低調,雖沒有成功,卻比成功的人還光榮。性格和為人也都在這些事件中淋漓地表現出來。薛樂,也是作者精心描述的一個人物,他的身份是鄉青年書記,又是肖然的蹲點助手。他的這種角色往往是配角,就這配角也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主要是他的訂婚對象李妍去世時他的那種表現,仿若刀子割疼了我的心。那種大悲的隱忍,那種欲哭無淚的哀傷,那種與隔世人傾訴的獨白,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里。他先對李妍的愛和后來對韓玉琴的愛,都顯得那么純粹,那么堅定,那么有血有肉,感人至深。顧司如,也是個人物,而且是個能干事、能哄領導、能掌控大場面、也能想出歪計謀的人物。他從村組的小干部干起,不斷地抓住機會迎合上面的要求,最后也成了鄉鎮崛起的明星,當上了鄉黨委副書記。可好景不長,顧司如還是被“雙規”進去了。我們最后一次見到他,是在廉政警示教育大會上,他以自己的經歷,現身說法,作為反面教材為所有的人敲響了警鐘。夏雨,作為肖然的妻子雖出面不多,但在許多場合中就是一個“潤滑劑”。其實這樣的“潤滑劑”并不好寫,可以看出作者在寫夏雨時是用了不少力的,從塑造人物的角度看著墨不多卻很鮮明。《大湖長歌》中還有不少人物寫的是有血有肉的,我這里難以一一評述。比如:賞識肖然并提拔他為副鄉長的七里鎮蔣領導;濱湖鄉敢于說大話,敢于批評人乃至罵人的張也平書記;先任鄉長、后任濱湖鄉黨委書記的李夢天書記;韓玉琴的同學,在南方發展的張雪瑩;組織委員于春霞尖酸醋意的話語;愛打抱不平的村書記劉一虎;愛上訪、又愛編順口溜的丁蘭花等等。

      任何一部長篇小說人物的描寫和塑造,都是根據內容需求和故事選擇來表現的。在《大湖長歌》中人物的表現我覺得與出鏡率有關系。肖然作為主人公,全書都是圍繞著他展開的,所以出鏡率最高。在大篇幅占有的故事空間里,個人魅力也就得到了充分的展示。既使在處理比較棘手問題時,也會“化險為夷”的。比如撤鄉并鎮后肖然帶隊接受鄰鄉辦公設施。剛到就見新橋鎮宣傳科宋科長帶隊,已經在往車上般東西了。經過一番對峙后,宋科長退卻了,肖然如愿以償地接受回來一批辦公用品。肖然在這件事的處理上表現出了沉穩機智、不卑不亢,顯示了工作中的個人魅力。李妍和顧司如也都是出鏡率較高的人物,但一位作為正面人物,而另一位作為反面典型描寫的。在個人魅力方面,都達到作者所期望的目的。

      

      《大湖長歌》所涉及的題材是比較獨特的,只有有鄉鎮工作經歷的人才能熟悉和駕馭這類題材。這里,我覺得存在兩個方向的難度,一是生活在最底層的農民,現代社會的農民也已多樣化選擇自己的生活了,如果深入生活,可以體驗到他們的生活方式的。可是不在這個最底層面,感受會是怎樣呢?做不好就假了。二是中國到縣一級的管理體制都是非常成熟的,“秦以郡縣制,歷代承秦制”。幾千年來已成為農耕民族的典范。再往下層深入就不那么順了,封建王朝也好,民國也好,大都依靠鄉紳大戶、族群領袖來管理。共產黨管理則是將黨委與支部建立在村上,鄉鎮則是最有力度的管理層。用文學中的小說形式來反映鄉鎮情況的則比較少,可能還是個空白。而作者陳進以他多年的鄉鎮工作經歷為基礎,寫出長篇小說《大湖長歌》,難能可貴,意義非凡,值得點贊。

      既是小說那一定得虛構。文學的虛構是創造和創作而不是編造,優秀的創作是來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創造。寫作虛構的人和事可是比真的還“真”的作品,一直是作家們努力追求的目標,也一直是作家們期望的優秀作品。陳進的《大湖長歌》就是一部寫的比較“真”的虛構作品,“真”到仿若自傳一般。兩個原因:一是作者有多年鄉鎮工作和生活的經歷,并且也有任過助理、秘書、科長、副鄉長、副書記、鎮長等職務,這與主人公肖然相似;二是作者采用了第一人稱的寫法,其中故事、過程、交流方式、心里活動等都以“我”的活動為中心,增加了可信度和真實性。第一人稱的優劣在學術上早有定論,這里不作討論。我只認為,任何一部作品只有選擇最適合的方式,才能表達作者的心愿,也才能達到最期冀的效果。以下我側重談談作為長篇小說的《大湖長歌》中我認為比較高光突出的兩個方面:

      第一.細節決定成敗,細節關注情節。“細節決定成敗”是美國演說家文森特·皮爾說的,他指的是講究細節就能決定事件的走向,也許一個微不足道的細節,恰恰決定了你的成敗。我們就小說的細節來說與成敗無關,但與小說的塑造人物,表現人物的性格,表現故事的特點倒是很有關系的。在《大湖長歌》中這樣的細節是很多的,我們可以通過這些細節,看到主人公的真實表現,可以窺視作者的意圖。比如肖然“我”因鄉黨委蔣領導的賞識推薦被提升為濱湖鄉副鄉長,幾天前“我”就提了二瓶酒去過蔣領導家,被蔣領導的愛人推出來,說什么也不讓進門,弄的“我”像做賊似的,只好無功而返。走的那天:午飯后,我要到濱湖鄉報到,就到辦公室去找蔣領導。這次,我帶了一包紅塔山香煙,我知道他嗜煙如命。蔣領導四十不足,正直壯年,人長的身材魁梧,五官端正,濃眉大眼,尤其是那雙眼睛,深邃有神,仿佛能看透你的內心世界。我曾聽過街上算命的說過,蔣領導是獅子像,大富大貴,前途不可限量。我向來不信算命打卦一類的胡謅,但對于蔣領導的說法,我倒是深信不疑。蔣領導點燃了我敬過去的香煙,深深吸了一口,然后輕輕地吐了出來。頓時,一縷輕煙冉冉升騰、變幻,十多平方米的辦公室里充滿了好聞的煙草的味道。蔣領導一句話也不說,一門心思地抽他的香煙。我也找不出適當的話語,只好靜候一旁,默然相陪。一枝煙吸完,蔣領導又猛吸了一口煙屁股,掐滅在玻璃煙灰缸里,才笑瞇瞇地說了一句:‘你的喜煙我已經抽過了,你也該去報到了。下午我還有個會,不送你去了,就讓劉副書記陪你去吧。’這一段是我隨手選摘的。我們注意到作者在細節描寫上還是非常出色的。特別是蔣領導一句話也不說,一門心思的抽煙,空空的房間,兩個沉默不語的人,只有煙霧繚繞,沒有任何聲音,就這樣仿佛時間凝固了,凝固了一支煙的時間。這里面包含了什么呢?蔣領導的無言正是他有千言萬語而無以表述,以一支煙的方式,讓他的千言萬語凝固成一種情感,讓分別的人互道祝福,互道安好。這段細節上描寫做的既有力度,又是恰到好處。《大湖長歌》洋洋幾十萬字,作者在細節處理中往往關照著故事情節的發展,更有一些在故事推進過程中不忘細節跟進,因此細節也成關鍵情節。細節描寫是長篇小說《大湖長歌》的一大重要特色。

      第二.抒情調動感情,風景襯托心境。文學的抒情功能在詩歌散文中比較常見,在《大湖長歌》中我看到了如詩歌散文式的抒情。比如“我”與薛樂和趙幸福三人到湖邊轉轉,湖邊的秋色映入眼簾:“果然,在不遠處,兀立著一道蜿蜒百里的大堤,昂昂然如一道水上長城,蔚為壯觀。登上大堤,但見堤上洋槐密植,虬根蒼勁,只可惜已到深秋,樹葉飄零,很多枝條失去了綠色的外衣,光禿禿地直指蒼穹,猶如飽經滄桑的老人在無言地述說往事。樹下衰草斷莖,毫無生機。唯有紅的、黃的、白的、紫色的野菊花開的是如癡如醉,如夢如幻。還有那枸杞鮮紅的醬果,從枯草叢中探出頭來,同萬類霜天競自由。迎水的大堤,一律是青石護坡,水泥勾縫,堅固異常。一些碩大的螞蟻在護坡上一會鉆進草叢中,一會沿著石壁攀爬,行色匆匆,跌跌撞撞,終不知其所往,也不知其所終。極目遠眺,唯見水勢浩大,一望無際,頓讓人心胸開闊,心曠神怡。遠處,水天相接,檣帆點點,白鷺翔集,更兼艷陽中天,天高云淡,好一幅‘水上泛舟圖’。近處,蘆葦蕩此起彼伏,沙沙作響。盛開的蘆葦花泛著銀色的光輝,將在蘆葦間嬉戲的鳥兒的翅膀鑲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輝,鳥兒歡快的鳴叫聲便回蕩在撒滿陽光的天地間。不遠處的湖面上,被插著竹竿的漁網分割成大大小小的方格,有的五十畝,有的一百畝,有的上千畝。方格內不時看到一兩只大小不等的水泥船,上面用木板搭成上下兩層的房間,作為漁民生活起居之所。”這一段描寫十分精彩,由遠及近,層層遞進,天空、湖面、大堤、蘆葦、鳥鳴、枯草、野花、檣帆、大樹、小船、白鷺、漁網。目光所及之處都顯出蕭瑟秋意,生命未泯,世間萬物都沉浸在茫茫的大湖邊。如此抒發情懷,如詩如畫,如訴如歌,兼有散文詩和抒情散文的品質。我真覺得可以單獨拿出來發表。

      《大湖長歌》中以景抒情,以情喻景的段落還有不少,這是顯示作者陳進個人才華的地方。但任何抒情也好、比喻也好、象征也好,技術性的操作最終還是要為主題服務,保障這部長篇小說的完整性和典型性才是成功的目的。

      

      自從我第一次踏上文學的道路,我就對長篇小說和會寫長篇小說的人保持十分敬意。這不僅僅因為長篇小說是文學之王,長篇小說所創造出的輝煌無與倫比,還因為我本人一直保有著寫作長篇小說的情結。我知道沒有生活積累,沒有故事虛構,沒有人物塑造,沒有思想境界,沒有駕馭語言能力,沒有文化素質,是寫不了長篇小說的。這是難以到達的一個指標,更是文學殿堂的一個關口。這是我讀完了陳進的長篇小說《大湖長歌》后才有的體會,在這里與寫作長篇小說的作者們共勉。

      2019-11-1(古鹽河邊)

      (十品 本名葉江閩,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著有詩文集《熱愛生命》《十品詩選》《一個人擁抱天空》《穿過時間的河流》等多部。)

    中國政府網 中國文明網 人民網 新華網 光明網 學習強國 中國作家網 中國文藝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中國文化報 文學報 中國現代文學館 巴金文學館 中國詩歌網 中國社會科學網 騰訊文化 中國新聞網 中國江蘇網 我蘇網 新華報業 四川作家網 《鐘山》雜志社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美国xxxx69,日本黄页网站大全,人和动物交配,一本到高清视频不卡dv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