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m77em"></rt><strong id="m77em"></strong>
    <rp id="m77em"></rp>
  • <tt id="m77em"></tt>
  • 《揚州夜訪錄》(散文集)

    (2021-01-18 16:56) 5948196

      一、基本信息

      書名:《揚州夜訪錄》

      作者:晏明

      出版社:廣陵書社

      出版時間:20209月第一版

      Isbn978-7-5554-1500-8

      二、作者簡介

      晏明,揚州市交通運輸局副局長,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揚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散文創作委員會主任。先后在公安系統,建設系統,交通系統工作,曾經是《揚州日報》《揚州晚報》的專欄作者,20176月,通過新媒體,開設“揚州安民”個人公眾號,介紹揚州的歷史文化、人文景點、淮揚美食,通過這個平臺,向外推介揚州,增加城市美譽度、擴大城市影響力。

      三、文學評論

      夜色下的美文

      ——序晏明散文集

              揚州月已經是文學史上空前絕后的一道風景,張若虛的一首《春江花月夜》,牽引了多少文人墨客的情懷。之后揚州月在詩歌中行走,在風景里妖嬈,我常常后悔自己晚生,不能親眼目睹到古人筆下的明月,尤其身在異鄉,常常有“明月何時照我還”的感慨。唐代的揚州,唐代的夜晚,我們何時再相逢呢?但后來一想,詩歌本來就是想象虛構,何況是歷史消失已久的盛世繁華煙云呢?

              活在詩詞里的揚州夜晚,會復活在現實生活中嗎?

             古人說的秉燭夜游,有那么神奇嗎?“何不秉燭夜游”為什么如此受古人追捧?《古詩十九首》里說:“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秉燭夜游也就被視為延長生命長度、提高生命質量的一種高質量的生活方式。年輕時我對秉燭夜游是有顧慮的,是持懷疑態度的,懷疑古人是在作秀,朗朗晴天,風景依然,為什么要到夜晚才發現“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呢?一次夜游的經歷,改變了我的看法。1995 年夏天,我在貴州黃果樹參加幾家刊物舉辦的筆會。白天他們去游覽黃果樹瀑布,我因之前去過,就沒有去。到晚上,神仙作家何士光說,王干,帶幾瓶啤酒去游黃果樹,是很有味道的。我便有機會夜游了一次黃果樹,發現古人的夜游確實是不同凡響的創舉,夜色下的黃果樹和白天的風景完全是兩個維度,黃果樹夜晚的美感是不容易被發現的。

             那次夜游歸來之后,我寫了一篇《夜游黃果樹》的短文,記載了那次夜游的感受。1989年的冬天,我和蘇童等作家有一次夜游中山陵的體驗,是老鄉王德龍開車帶我們去的。那時中山陵還不是封閉的,還可以自由出入。我們看到了與白天不同的中山陵,中山陵居然還有那么靜謐肅穆的美感。幾年前還夜游過九寨溝,雖然沒有記載的文字,但覺得夜游確實是不錯的審美方式。白天的風景和夜晚的風景像鎳幣的正反面,日光下的風景和月光下的風景是來自兩個世界的聲音。我到一個地方去,晚上一有機會就出來轉轉,看看夜色和人們的夜晚生活。

            揚州被稱為月亮城,揚州的夜色也是天下一流的。但那是唐代的夜晚,或者是古代的夜景,近代的夜景被文人寫得最流光溢彩的還是“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朱自清和俞平伯的美文讓南京的夜景在文學史和旅游史上熠熠發光。揚州的夜景在近現代人的記憶里大多還是停留在唐詩的余韻里。我在揚州學習生活期間,也有機會夜游揚州,但并沒有讀到讓人有特別深切的感受和特別難忘的記憶的文字,只恨自己筆拙,愧對大好美景。2008 年,應邗江方面邀請,我陪王蒙先生夜游揚州古運河,揚州的夜景給王蒙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傳記的第三卷專門寫到這次夜游,感慨夜游的美好和揚州的韻味。2020 年春節前,我們聚會,我說我到揚州大學當老師了,歡迎您去講課,他欣然同意,并說,揚州值得再去。

             近日老朋友推薦一位叫晏明的作家給我,說他寫了一系列關于“夜揚州”的文章,我頓時有了興趣,說發來看看。我想我筆拙,但總有文筆優美之人來寫寫當下的揚州夜景。一看,果然不錯,正如作家所言,他“搖蕩了瘦西湖的水月,撥弄了廿四橋的絲弦,點亮了棗林灣的燈火,裝扮了萬花園的春色,卷上了文昌路的珠簾,飄散了宋夾城的煙花,體驗了古運河的清幽,品嘗了東關街的老酒”。我翻閱了他這一夜一夜的吟誦,仿佛在翻閱一頁一頁的揚州歷史,也仿佛在欣賞一幅《清明上河圖》式的長卷,揚州今天的風俗民情,煙火氣味,盡入其中,欣然應允作序。雖然多次聲明不愿意寫序,一是序者多是德高望重之人,我不夠也;二是寫序難免左右為難,我不善也。但關于夜游,關于揚州,關于月亮,還是打動了我多處的敏感神經,不懼淺鄙,作此陋文。

             文末借晏明的散文集出版,呼吁一下揚州美文之都的建設。近年來揚州文旅事業繁榮,揚州的“美食之都”稱號已經享譽全球。《揚州夜訪錄》的出版,揚州沉睡多年的夜色已被揚州籍作家“挖掘”出來,他以夜晚的視角來展現揚州文化的多樣美感。但一個晏明是不夠的,揚州的美需要更多的美文來呈現來展示。揚州不僅是美食之都,還是美文之都,揚州的記憶是和美文聯系在一起的。我在這里還想糾正一個概念,人們把美文的定義局限在散文,是一種狹隘的文學觀念,美文應該泛指一切文學作品,包括小說、散文、詩歌和戲劇等。我們說汪曾祺寫的美文,不僅是他的散文,還有他的小說、詩歌甚至戲劇。在這樣的前提下,揚州當然是美文之都,那些優美的詩詞,早已讓人們心目中記住了這座美文之城。遺憾的是當下人們對美文之都的認識還有待提升,晏明的創作實踐,也是對美文之都建設的一種很好的嘗試和呼吁。

                                                           2020 6 28 日于觀山居

    中國政府網 中國文明網 人民網 新華網 光明網 學習強國 中國作家網 中國文藝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中國文化報 文學報 中國現代文學館 巴金文學館 中國詩歌網 中國社會科學網 騰訊文化 中國新聞網 中國江蘇網 我蘇網 新華報業 四川作家網 《鐘山》雜志社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美国xxxx69,日本黄页网站大全,人和动物交配,一本到高清视频不卡dvd 网站地图